沪深300网 - 沪深300网为你提供沪深300指数,沪深300指数基金,沪深300ETF等相关理财知识,同时为你提供更多的沪深300成分股、沪深300股指的内容!

职工误喝清洁剂 饭店获赔上百万 是垃圾箱捡的 是餐桌边的饭店亲属各执一词

  • 时间:
  • 浏览:0

       经过一年半的痛苦,65岁的梁小秋终于去世了。2019年7月30日,上班期间,在苏州工业园区一家餐厅担任勤杂工的梁小秋被送往医院急救。2021年1月4日,腹痛15小时后,梁小秋第11次被送往医院,三天后死亡。死亡医学证明(推断)显示,死亡原因是腐蚀性酸和酸样物质的毒性作用。2021年7月,经过三次开庭,当地法院一审判决餐厅应承担全部责任,判处139万元。到目前为止,除了餐厅最初支付的2万元外,死者家属还没有得到赔偿。涉案餐厅认为饮料是死者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称已提起二审。

       【争议焦点】

       餐厅:从垃圾桶里拿起饮料喝酒

       家庭成员:在餐厅桌子旁喝饮料

       张先生说,公公梁小秋第一次入院时,餐厅垫付了2万元医疗费,第二天就去看望了,然后再也没有出现。梁小秋一家多次与餐厅谈判失败,被冷漠对待后,将涉案餐厅起诉当地法院,2020年7月20日法院立案受理。

       事发后,双方争议的焦点是梁小秋是否在事发当天从垃圾桶里捡起饮料并饮用。梁小秋的侄女胡女士说,叔叔活着的时候说:我喝的是餐厅桌子旁的饮料。只喝了一口就催吐了。梁小秋的女婿张先生说,事发后,他和警方赶到餐厅,看到饮料瓶放在桌子上。

       根据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的判决,原告梁小秋的家人说,事发当天,梁小秋正常到岗后感到口渴,于是打开放在厨房的瓶装饮料。

       被告餐厅委托的律师辩称,2019年7月30日上午,梁小秋清除了垃圾,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喝放在垃圾桶里的饮料瓶里的液体。

       根据判决,2019年8月8日,苏州工业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调查询问了一位姓严的餐厅总经理。

       严姓总经理表示,餐厅有员工专门负责清洗不锈钢桶(啤酒罐)。事发前一天,员工清洗时,将未使用的清洗剂倒入饮料瓶中准备带走,因为当天太忙。为了防止误食,他把饮料瓶放在垃圾桶里。严姓总经理说,餐厅前一天晚上12:00左右,垃圾桶放在顾客等候区,员工梁叔叔(梁小秋)第二天(7月30日)9:00左右将垃圾倒入店外的垃圾房。他自己从垃圾桶里拿起来喝。

       事件发生后,警方要求检查监控情况。梁小秋亲属提供的餐厅出具的一份手写声明称,负责清洁不锈钢桶的员工将清洁剂放入垃圾桶。这个地区是监控死角,没有拍摄。第二天,梁小秋从垃圾桶里拿出饮料,在洗碗间喝了一口这个地区没有监控。

       2021年11月25日,涉案餐厅总经理严姓在电话中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虽然没有监控视频拍摄上述饮料瓶被处理进垃圾桶,梁小秋从垃圾桶里捡起饮料喝酒的行为,但他称之为当时有几个人在场,所有证都有。他强调,这是我们要处理的,他自己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

       根据苏州工业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此事的调查询问,事发后,餐厅出具了整改方案,表示今后将加强对上述清洁剂类似物品的管理,并将其放置在指定的区域位置。所有接收和使用将由指定人员登记。

       【一审判决】

       死者误食不构成重大过失

       餐厅承担全部责任赔偿139万元以上

       根据上述判决,在审判过程中,被告餐厅认为梁小秋作为成年人,应该知道垃圾桶里的东西不能吃,案件中涉及的清洁剂有明显的刺鼻气味。即使梁小秋误以为是饮料,打开瓶盖也应该能闻到异味,觉得有危险,不应该吃。

       被告认为,事件发生后,被告为梁小秋支付了2万元的医疗费用。它对梁小秋的伤害没有错。2019年7月30日中毒后,梁小秋当天入院。2019年8月28日康复出院后,多次住院与误食清洁剂中毒无关。

       经过三次审判,法院最终认为雇员在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伤害,雇主应承担赔偿责任。在这种情况下,梁小秋在工作时间和地点遭受人身伤害。被告作为雇主,应提供安全操作条件,经营餐饮服务,特别是妥善保管和使用危险清洁剂,并对员工进行安全教育和监督管理。

       法院认为,梁小秋不会吃所有装在饮料瓶里的东西。虽然这种行为不当,但不构成重大过失,不能免除或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被告应当对原告的损失承担全部责任。

       2021年7月15日,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餐厅应赔偿原告总损失139万余元,扣除被告预付医疗费2万元,被告还应向原告支付137余元。

       梁小秋亲属表示,老人误食清洁剂后,已住院十余次,家人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乱。我们在医院来回跑了一年多,希望老人能恢复健康。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女婿张先生说,为了治疗老人,家里借了30多万,多次和酒店沟通。餐厅老板一直不愿意出现。无奈之下,我多次报警。

       上述涉案餐厅严姓总经理表示,目前餐厅已提出二审。还没有最终结论。我们将承担责任,没有拒绝索赔。